精神領袖

第四十一世薩迦法王

薩迦派從昆•貢卻賈波建寺以來,不間斷地以三怙主之化身傳承相續到現在的第四十一世薩迦法王。法王於西元1945年9月7日,藏曆第十六曜輪木雞年八月初一日清晨,在日喀則附近的策東70薩迦宮殿出生。法王降生伴隨許多瑞相,如天空出現多道彩虹,當地人們供養取自百隻母氂牛的奶,隨後又有人供養蓮花生大士像等殊勝緣起,且法王降生的房間也正是拿瓊千波拿旺貢噶仁欽當年誕生時的房間。

法王在年幼時就具有種種特質,玩耍時,他常模仿火供、除障法事、梵唄、儀軌修法等等,也製作玩具朵瑪。拿羅仁波切見到這些種種之後,讚歎說:「他無疑地必成為證悟極高的偉大上師。」

一九五九年稍後,法王與所有的隨從離開西藏前往印度。在他們安全抵達的時候,受到錫金王室成員的熱誠、殷切接待。法王在一九五九年開始學習英文。此後,在法王繁忙的時間表中,他將些許的空閒時間安排用來持續他的英文學習。雖然缺乏時間且非正式學習課程,但法王卻能毫無困難的精通英文,這個事實便是說明法王為文殊師利真實化身的例證之一。

法王常對他的上師們感激不已,他們以無比的慈悲心為法王傳授了比滿願寶更難能可貴的珍貴、圓滿教法。在受法之餘,法王將大部份的時間都用在閉關專修上,迄今已圓滿二十種以上的主要閉關修持。

法王以他所持有的廣大教法、他殊勝修持的成就、與傳法的大善巧方便,成為成千上萬弟子們的偉大導師,智慧與灌頂之源。

法王能夠將微妙、圓滿的教法,用平易、清晰的語言表達出來。使錯縱複雜中又各具微細差別的種種教法,能為根機各個不同的廣大弟子眾皆得以了解。法王的教授詞義一致,加上其感召力,使其教法如燈塔般地引導所有輪迴黑暗中的一切眾生。

以持有無邊教法故,法王以聞、思、修三無漏學成為智慧的大法庫。他擅長傳法教授的盛名遠播。持有廣大教法之外,法王亦以慷慨為他傳法而著稱。

資料來源:Source (edited): www.hhtwcenter.org/tw

第四十二世薩迦法王

大寶金剛仁波切
董事會主席

尊貴的 第四十二任 薩迦法王 大寶金剛仁波切,乃藏傳佛教薩迦法脈第41代傳承持有者–薩迦法王之長子。薩迦派從公元1073年始,無間斷傳承至今。薩迦派素以代表文殊菩薩傳承著稱,薩迦法王的家族–昆家族,其家族的每個成員,世人相信他們是文殊菩薩的化身。

大寶金剛仁波切于1974年出生於印度德拉敦,他是轉世活佛,根器極利,智慧甚高。五個月大時在尼泊爾加德滿都塔立寺舉行坐床大典。5歲時開始接受基礎教育,薩迦法王給予他文殊菩薩的教授,6歲時,從親教師仁千桑波處接受藏文讀寫、文法及歷史的教授,同年他從薩迦法王座下領受不共道果的教授。

7歲時,大寶金剛仁波切在薩迦法王及親教師和所有薩迦寺的僧侶前背頌三寶經、三蘊經、三十五佛懺,以及詳盡的傳承上師祈請文。從那時開始寶金剛仁波切即常參與薩迦寺的種種法事儀軌。

12歲那年他開始第一次的閉關–伏魔金剛手菩薩(為期一個半月),之後陸續做了許多不同本尊的閉關,包括:喜金剛、普巴金剛、文殊菩薩,以及薩迦傳承根本、支分本尊的長短期閉關。

16歲那年大寶金剛仁波切進入薩迦大學,正式研讀佛教哲理,受學於薩迦大師–大堪布明瑪策仁,精研五大部論:阿比達摩、中觀、般若、因明學以及釋量論,另修學薩迦班智達所著述的三戒論……等。大寶金剛仁波切除了精研五大部論外,也追隨當代偉大佛教學者–大堪千阿貝仁波切、大堪千貢葛旺秋仁波切學習佛教哲理。

大寶金剛仁波切從薩迦法王座前領受了許多共與不共的教學、灌頂、加持、口傳、精要教授,也從第14世達賴喇嘛尊者、究給企謙仁波切、祿丁堪千仁波切、前一世德松仁波切座前領受許多殊勝的秘密的精要教授。

1997年起,大寶金剛仁波切隨侍薩迦法王到世界各地弘法,足跡遍及亞洲地區:新加坡、馬來西亞;美洲地區的美國、加拿大;澳洲本土及紐西蘭;歐洲包括:法國、德國、英國、瑞士、義大利及西班牙……等國。所到之處大寶金剛仁波切除了作薩迦法王講課的複講人之外,另根據各中心佛堂的請求,給予不同佛法的開示、灌頂或個別的加持。

大寶金剛仁波切不論在顯教經典的研究,或密續本尊的觀修,其所學所修及功德證量無不圓滿,在當今年輕一輩的仁波切當中無人能出其右。仁波切雖貴為法王子,但其修學的努力及精進,實是我輩弟子學習的好典範。

資料來源: www.hhtwcenter.org/tw/

傑尊企美祿頂仁波切

傑尊企美祿頂仁波切(傑尊姑秀) 是西藏少數有高深修持女性之一,她是目前住在西方,且受過最高深、廣大密法訓練的女性仁波切。她不但是一位完全成就的上師、傳承持有者;同時,也是一位在艱苦環境下,修行成功的好典範。傑尊瑪給人的印象總是遠離世俗、深切入法,從不多言,對弟子的指導,極為嚴格,絕不輕易傳法,且總是一針見血,鞭辟入里地教化弟子。傑尊瑪是金剛瑜珈女的化身,她在薩迦法脈歷史上,是以獲得“道果”傳承,並傳播“道果”法教的三位女性之一而著稱。

傑尊瑪於五歲時,便開始了佛法的研習。六歲時,她的最小弟弟,即薩迦天津法王出生了。七歲時,她的母親去世,此時薩迦天津法王才二歲。傑尊瑪十歲的時候,第一次閉關,修持金剛手菩薩法,於一個月內完成一百萬遍短咒、及一萬遍長咒之持誦。

十一歲時,傑尊瑪仁波切的父親貢噶寧青(Kunga Rinchen)仁波切,指派她第一個教授任務,即在藏歷的四月到十月,前往西藏北部平原的游牧民族,傳授頗瓦法、遷識、供養、獻香、舉辦法會和其他的教法與灌頂。

十三歲時(1951年),大妹去世後,不到一個月,傑尊瑪仁波切的父親貢噶寧青仁波切也在一次流行性的傳染病中去世。自從父母雙亡後,就如傑尊瑪所描述:“薩迦法王與我常相隨,他到哪裡,我也去哪裡,我總是跟他在一起,分享共同的導師,與學習相同的教義,閉同樣的關。” 他們是由姨媽——翠芮桑模撫養長大。在其父親去世後,姨媽將她們帶至哦(ngor)寺,接受偉大的康薩方丈哦旺洛卓謝本寧波——丹巴仁波切的“道果”教授。

1952年,確認其弟為薩迦天津法王繼承人之後,本來他們計劃到西康,接受偉大的第二世蔣揚欽哲確吉羅佐的法教,但因薩迦天津法王本身所負之責任,以及不能冒險離薩迦太遠,所以取消了此計劃,而再一次前往較近的哦寺。受教於方丈丹巴仁波切有關“蘭追落些”(Lamdre Lobshe,密傳道果)的薩迦傳承精髓教義。但是,丹巴仁波切未完成此教授,就圓寂了。於是由康薩夏忠——哦旺洛卓殿津寧波(Ngawang Lodro Tenzin Nyingpo)擔任。在這時期他們從丹巴仁波切那裡得到道果傳承,也從哦寺四大堪布之一的遍德法王府——哦旺堪竹嘉措(Phende Khenpo)那裡,獲得《哦欽恭欲蘭卓》(Naorchen Kunchok Lhundrup)傳記的口傳,此時已是1953年。 1954年從康薩夏忠——哦旺洛卓殿津寧波處,得到“竹塔昆都”(Druptap Kuntu)總集灌頂的傳承。

1955年,傑尊瑪仁波切十六歲時,與薩迦天津法王一起進行喜金剛七個半月的閉關,他們的指導老師,也與他們在同一天開始閉關,同一天出關。閉關期間,圓滿地修持了所有必須持誦的喜金剛心咒、和卡雀佛母心咒(Nairatmya)。這次閉關結束後,接著是一個月的迦樓羅金剛(多色金翅鳥)的閉關,傑尊瑪仁波切持誦此本尊之咒語達一百五十萬遍之多。此次閉關結束後,傑尊瑪的姨媽希望她能進行另一個七天的林格薩(Ling Gesan)閉關,使她能藉著由鏡中預見未來,而發展鞏固卜卦能力。傑尊瑪也一一地圓滿了這些閉關。

在傑尊瑪仁波切結束這項閉關後,有一群僧侶從西康來到薩迦,請求其弟——薩迦天津法王傳授“道果”教法,但因法王已有自己的行事計劃,最後由他們的姨媽建議由傑尊瑪親自教授“道果”教義。

“道果”包括了佛法整體的教義體系,其內容從小乘、大乘乃至金剛乘無不完備,而它的重點乃在喜金剛大成就者毗瓦巴(Virupa)的證量傳承加持力。

傑尊瑪用那旺秋達(Ngawang Chodark)所作的“道果導論”儀軌,以及它與薩迦傳承相關的各種不同修法儀軌來教授,整個教學長達三個月,因此她成為薩迦歷史中第三位傳授道果的女性,所以傑尊瑪和薩迦天津法王,於1956年在拉薩,接受傳授金剛乘道次第(Lam Rim)教義時,便是由她領導隊伍,且被冠以最高薩迦傳承之薩迦帽,及以具金傘為其前導,以像徵其地位之崇高。

同年,也就是1956年,她和薩迦法王從當時在拉薩的蔣揚欽哲確吉羅佐處獲得完整的“大圓滿心中心”教授。不久後,蔣揚欽哲確吉羅佐到了薩迦,也傳授他們“恰美南吉”(Chak Mey Nam Zhi),即下列四種不間斷的修行法。

1958年傑尊瑪的弟弟登基為薩迦法王,後來他們到了印度。在印度,她研讀了《囊松》(Neng Sum,三現觀)、薩迦班智達所著的“Dom Sum Rabye”《三戒律儀論說》:內容是探討小乘、大乘、金剛乘三乘戒律。在印度的這段時間裡,傑尊瑪仁波切剃光頭、穿僧衣、守著僧侶外在的紀律,卻不住在寺院裡,因此成為被嘲諷的對象。所以在和弟弟薩迦法王諮詢了以後,她決定將僧衣繳回,而仍繼以一個僧侶的內在行為自處。

在印度當地,傑尊瑪開始跟隨一個基督教神職人員學習英語,而遇見祿頂色庫修(Luding sey Kushe),他是薩迦哦巴派法王——祿頂堪仁波切的弟弟。由於祿頂傳承是血統傳承,而家族是薩迦昆氏家族之一旁系。傑尊瑪的姨媽及長老,都建議他嫁給祿頂色庫修。起初她堅決反對,但最後被說服了,因為他們的結合,所生的男孩可成為祿頂夏忠(Luding Shabdrung),對繼承薩迦哦巴的傳承十分重要。於是在1964年,傑尊瑪終於嫁給了祿頂色庫修。

1967年,傑尊瑪仁波切的第三個小孩出生,他是個與眾不同的男孩。傑尊瑪描述,他不像其他小孩那樣哭鬧,而會自己醒來,還會以作手印的方式自娛,或喃喃自語好似在背誦經典法本般,在三、四歲時,便喜歡圍繞在僧侶旁,顯現出成為一位僧侶的志趣,並且在有宗教儀典舉行的時候,他寧可參加法會,也不願去玩耍。所以這個小孩,後來就被認證為祿頂夏忠仁波切。

1971年,祿頂夏忠仁波切四歲,傑尊瑪將他留在印度,由其姨媽照顧、教導。而她在則跟著丈夫和其他三個小孩(本有一個女兒,但於童年去世)移居加拿大,定居在阿爾貝塔(Alberte)的塔伯一個農場從事僱工。

1973年,他們移居到溫哥華市郊李渠蒙(Richmond),傑尊瑪白天必須出外工作,她在高風格設計師——宗達涅利(Zonda nellis)的毛織廠擁有一份編織的專職工作​​,並且需要整理家務,照顧小孩,所以沒有計劃教導學生。傑尊瑪將傳統修行的時間分配在家管的職務之間,在夜間,傑尊瑪常徹夜修法沒有睡覺,如她姨媽一樣;但她曾提起一點也不累,也從不覺得無聊或厭煩。

但當薩迦天津法王及第三世德松仁波切在紐約教授時,由於弟子一再請示,是否有可信且活著的女性傳承持有者,於是他們推薦傑尊瑪,並要求她再度開始教授學生。因此她在溫哥華建立一座佛法道場——薩迦圖殿哲欽寺(Sakya Thubten Tsechen Ling),並也在紐約、波士頓、明尼蘇達、夏威夷、新加坡等地教授。

由於傑尊瑪對法的態度極為嚴謹,因此,當人們向薩迦法王請示,希望從學於傑尊瑪時;法王曾開玩笑地咋舌說:“這下弟子們有的受了!”以傑尊瑪在1990年開始傳授的四加行而言,她便要求弟子們:“自受法之日起,每日都要如法修持四加行,不得中斷;否則即使已圓滿了幾萬遍大禮拜,只要中斷一日未曾修之,亦需從頭算起。”而未能如其要求地修完四加行者,便不得參加傑尊瑪仁波切傳授的金剛瑜珈女七日教授,由此可見其重法之一斑。

傑尊瑪一直想在餘生閉關修行金剛瑜珈女法,並建一個閉關中心,在她自己的修課之餘,可同時對住在該中心的學生加以指導。現在此金剛瑜珈女閉關中心位於華盛頓州、西雅圖外海的三歡島(San Iuan Lsland)上,佔地二十英畝,計劃有一主殿、十四間關房圓形圍繞一天井,可容納十四個女學生閉關,及傑尊瑪本人的住所。利用太陽能發電,設計供給每一個閉關者非常良好的環境。該閉關中心將以卡雀林(Kacho Ling)著稱,意即:金剛瑜珈女的事業淨土。此地將歡迎任何女性修行者,來此做一個月到長達終身的閉關。

資料來源:www.jtzl.org

發佈留言